帐篷里。

胡子期冒出来:“李牧?”

仓库里。

胡子期:“李牧?”

温泉汤池内。

“李牧——”

博科尔发什么疯,忽必旭烈不知道,他把身体上的水珠擦掉,眉头一点点拧起来,“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知道我的汉名,又为什么一直叫。”

天然的温泉汤池,只四周围有石头墙堵着,整体是个天井形式,所以温泉的雾气没有那么严重,视野十分清楚,但这多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俩就隔了半步,他光溜溜一丝不挂,大……不是。

啪叽一声,胡子期把手捂在脸上,哐哐哐的跑了。

她走在回自己地盘的路上,脸红的像天边的夕阳。

洗完澡不遮羞,李牧就他妈不要脸。

“战术!”

她冷不丁道,“都是战术,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个任务时他是怎么坑我的。”

【88看你是馋博士的身子。】

系统哐当一声撞她脸上。

胡子期疼的当场蹲下捂鼻子,眼角有泪花被挤出来。

系统又给她一下:【清醒了没有?】

“清,清醒了。”

他妈的,撞死她了。

胡子期鼻子红红,不得不承认,系统说的都是真的。

李牧擅长挖坑,为了任务能屈能伸,但绝对不会大大咧咧让她看。

所以,长着那张脸的人,只是忽必旭烈。

说不好是什么心情。

胡子期在附近的是石头上坐下,问了系统一个问题,“既然那是李牧,就说明他身上还是有任务的吧?”

【这还用说吗。】

系统靠在她旁边。

“好,”胡子期气势十足的站起来,“我决定了,好好干。”

夕阳西下,她朝天攥着拳头得样子,壮志满满。

系统吐槽:【你那次不是这么决定的。】

这次不一样,胡子期很迅捷的连夜研究战术。

在这里伺候的其其格被她气走了之后,胡子期就不让人过来伺候了,周围没有人守着,她能直接拥着被子跟系统聊天。

胡子期道:“在这里,除金银之外没有别的流通货币,多是以物换物,族群之间也不需上供,放马牧羊,自给自足。但尊卑依旧明显,可汗的吃穿用度有牧民上供而来,另有无数奴隶维持生产。”

有人,有地,说白了可汗就是个大地主。

胡子期摸摸下巴:“这么高的自由度,奢侈浪费这些惯用的招数都不好使了呗。”

系统答:【是这样没错。】

“我的任务是灭国,李牧的任务是救国,我现在无国可灭,那任务的重心是不是就落在李牧身上了……”

胡子期让系统把忽必旭烈的资料调出来。

这么多资料,其实只说了四个字“野心勃勃”,可不丹族已经臣服在草原大汉麾下,又是个穷乡僻壤,大自然过于垂青的地方,能让他们野心膨胀的……

“收了吧。”

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

隔日,天光明媚,白云万里。

胡子期把自己的马鞭指向奥格:“点200人马,跟我走。”

奥格:“啊?”

她一马当先的走,阿古达驰马跟上,看方向发出疑问,“可汗,这不是去巴根家的方向。”

胡子期把遮住口鼻的布巾拉下来,耳边的风呼啸着,大声道:“我们不去参加巴根家的婚礼了,沿着这个方向,你带路,去边镇。”

博科尔的汉人母亲早就离世,姐姐出嫁,哥哥们相继去了别的领地,老可汗去世后不丹城就成了他们的乐园,最近饮酒作乐,乐的没边儿,没听说可汗想去边镇啊。

阿古达朝后看了眼,发现奥格已经带人跟上了,放心下来,挥马上前带路。

不过不丹城距离边镇骑马也有一天的路程,着实不近。

二百人马轰轰而至,草地上的动物被惊的跑的远远的,等他们走远,大小家伙们又低头啃草,慢慢的聚集在一起。

边镇是梁国的边镇,其国土面积有几十个不丹族那么大,但贸易并不发达。

边镇之外族群无数,地大物博,就算贸易不发达,也有无数商队来此进行交易。

交易的场所或在边镇之内,或在边镇之外,是以慢慢的就有了中间地带。

不是十分太平,中间地带与边镇内比起来不甚繁华。胡子期到的时候,这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商队在讨价还价。周边看起来像是什么落后的集市,他们的二百人马看起来贼显眼。

阿古达提议:“我叫人在周围找地方驻扎。”

胡子期看看天色:“不必,你们跟在后面,我去询问点事。低调,懂吗?”

阿古达朝身后对边镇露出兴奋的众人看:“懂,低调。”

他打手势,让人动静小点,跟着可汗。

“不用,我可是堂堂博科尔,”胡子期拒绝奥格的跟随,催马朝边镇的守军处跑。

“可敬的梁国守军,在下博科尔”

胡子期脸上笑眯眯在马背上打招呼。

城门前守卫的人问她:“你什么人。”

堂堂博科尔你们都不知道,胡子期翻白眼,从马背上下来。

“可汗来边镇做什么啊?”

奥格他们隔着距离朝城门看。

阿古达摸摸马脖子上的鬃毛,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想在附近玩儿玩儿。”

奥格兴奋:“这里的城门好像快关了,早知道咱们就快点来,在这里过夜,听说里面有女人很多的妓院。”

阿古达嬉笑:“你听谁说的?”

奥格也笑:“当然是我阿爹。”

“你阿爹一定去过。”

“那是当然。当年我阿爹……”奥格顿住话音,大叫,“阿古达。”

阿古达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边镇的城门处,他们的可汗正在被人打。

“啊——”

奥格胸腔里爆出一声咆哮,箭似的冲过去。

“驾~”

阿古达紧随其后。

他们身后的二百来人同奥格一样,在不丹城都是一等一的勇士,见可汗被打,哪还有冷静的道理,嘶吼着驰马奔腾的样子如野兽一样。

在边镇驻军眼里,他们就是突然冒出来的,有一个算一个全吓傻了。

“我去,”胡子期都被吓一跳,回过神儿来使劲儿踩身边守军的脚,“不丹族的人打过来了,还不叫人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