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滂沱。

落下的雨水如同交织的沉重幕布,将自上而下的天空彻底笼罩。

方别看着门外的雨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看来广济奇不会那么快就到了。”

他独自一人住在燕京城的客栈中,这个客栈平平无奇,除了收费比较高之外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俗话说得好,燕京房贵,白居大不易。

姑且,方别不是很差钱。

他只是在等待广济奇的到来,到了之后,就可以跟着广济奇一起前去高丽,完成这场大棋的最后一步。

不过这场大雨多多少少打乱了方别的计划。

门外的潮湿水汽扑面而来,而一个头戴蓑帽的男子则踏过了门外的雨水,湿漉漉地径直跨过了门槛。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自然有招呼的店小二迎了上去,在方别听来,多少有点熟悉。

“不打尖也不住店。”那人摘下蓑帽,放在了桌子上,上面的水立刻留在了桌面上,然后继续沿着桌角滴了下来。

可见雨是真的很大。

他抬起头,看着店小二:“我来找人。”

“请问您要来找谁?俺可不敢保证您一定能够找到。”店小二也算是见多识广,闻言并未生气,而是看着对方开口问道。

“姓方。”对方只说了一个姓。

而还没有等店小二反应过来,楼上已经传来了声音:“这么大的雨,也能来的如此之快吗?”

方别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站在大堂中满身是水的男子:“广将军为何如此心急?”

来人自然便是广济奇。

广济奇笑了笑:“军国大事,如何能够不急?”

……

……

哪怕说路上遇到了大雨,广济奇还是按时甚至说提前来到了燕京,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事情了。

虽然说广济奇没有面圣的资格,但是去了兵部报道之后,很快就被直接抓了壮丁,火线任命为了平东将军,顺势就被派往了高丽作战。

毕竟此时朝廷之中虽然还算得上是兵多将广,但是有过实战经验和指挥经验,尤其是对东瀛作战的将军,整个大周还真的是只有一个广济奇。

更何况之前的顾虑是广济奇尚在东南征调不便,如果等待的话很可能会延误战机,万万没有想到还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刚刚开始商议对东瀛的主将人选的时候,就收到了广济奇接受胡北宗的命令,回京述职的消息。

这种堪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已经让很多人乐开了花。

尤其是此次出征高丽击退东瀛的行动还得到了陛下的倾力支持,这位素来都已经不怎么上朝的懒人皇帝,破天荒地接连召见了多位内阁重臣来密议叙事,直到接二连三的高丽侍者陆续来到燕京告急,所有人才不得不相信了这样一个事实。

那就是东瀛真的大举来犯,并且几乎有着鲸吞整个高丽,进而威胁大周的打算。

战瞬间成了朝野上下一时间所有人的共识,所以方别与广济奇并没有再等待很久,只过了半个月,广济奇便率领着先期征调到齐的一万五千人马踏上了前往高丽支援的道路。

这一路上车马颠簸,大军的移动速度又要比单人行动慢得多,而此时的高丽国王已经彻底被赶到了大周这边的国境之内,于是乎这次广济奇的大军除了要入高丽作战之外,还有一个相当滑稽的任务——那就是他们的辎重中除了必要的粮草军饷之外,还有整整两万两白银。

这两万两白银并不是军饷,而是天禄帝给高丽国王李松的赏赐。

只因为李松国土尽丧,如今拖家带口包括禁卫军在内的一大帮子人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来到大周境内,再也没有国家群臣税赋的供给,真的就是再不接济一下简直就揭不开锅了。

不过相对于大多数将士的自信满满,广济奇却显得忧心忡忡,他几乎和方别彻夜商谈了几天,就是为了制定对于东瀛的作战计划。

虽然说广济奇此番出战作为个人的动机当然是想要在此战中大显身手,一战生平所学,甚至有机会此战封侯,但是另一方面,广济奇作为此次出征的主将,更是希望能够打一个酣畅淋漓的大仗,好好涨一涨自己的士气,灭灭对方的威风。

毕竟在此时高丽溃军的口中,那些远征高丽的东瀛武士,一个个都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的恶鬼,远远非人力所能抗衡,他们之所以打的这样糟糕,真的是因为敌军过于强大,而并非他们的无能。

“所以说你并没有办法拿到东瀛军队的布防图?”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但是却只有方别和广济奇两个人在里面。

有方别在,广济奇自然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同时,两个人之间的交谈而不适合让任何人听到。

“你不要真的把我当细作好吧。”方别无可奈何地看着广济奇:“虽然说在此之前我对于东瀛的行军路线图还是挺了解的,但是毕竟这是一场运动战,而不是说单纯的阵地战,我都来燕京小一个月了,东瀛军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根本就不清楚,所以布防图什么的,我是真的拿不出来。”

“那么你凭什么这么有信心相信我能够歼灭这东瀛二十万大军?”广济奇看着方别:“要知道我们可只有区区的一万五千人。”

“关外还有边军可以汇合,多上一万人不在话下。”方别对于大周军队的布置并不比广济奇差很多,他成竹在胸的说道:“后续还会有三万人的补充,所以说这次远征军的总数能够打倒五万五千人。”

“五万五千打二十万,虽然听起来很夸张,但是并不是不能打。”

“我给你讲过的,桶狭间之战,我真的是跟着织田信长从这头杀到了那头,只是砍砍砍就完事了的。”方别望着广济奇笑着说道。

“你别说了,要不是你捅出来的这幺蛾子,也不用我来跟你擦屁股了。”广济奇摆摆手制止了方别的胡吹大气。

而方别则望着广济奇认真说道:“至少东瀛统一之后,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浪人跑来海上讨生活了,如此一来,倭寇之乱就是釜底抽薪,彻底平息只在数年之内。”

“你应该考虑到我已经把那些倭寇打了个七七八八了。”广济奇叹了口气说道:“并且他们是不当倭寇了,他们现在已经组建成了军队开始灭国了。”

“但是倘若我们把他们的军队全部都歼灭在这里呢?”方别看着广济奇反问道。

“这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但是老实说,战争永远都有着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意外发生,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一定成为最后的胜者。”广济奇摇头说道:

“当然,我的当务之急是如何首战告捷,这一战要给这场战争一锤定音,否则的话,一旦陷入了胶着,那么对于两边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你应该考虑的是那些高丽人会不会想着夺你的兵权。”方别在一旁笑着说道。

“他们敢!”广济奇瞬间怒道:“就他们打的那个窝囊相,还敢来夺我的兵权?”

“你别说,他们还真敢。”方别认真说道:“这是之前李松国王给的求救信中提到的内容,希望天兵来援,予己复国。”

“那我就要认真好好写点军报了。”广济奇认真说道。

然后他看着方别:“按照路程的推算,我们三天之后就能够到两国界河。”

“我现在最需要的建议是。”

“我应该当即渡河作战,还是等待附近的边军前来会合,再一同渡河?”

“这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自然有招呼的店小二迎了上去,在方别听来,多少有点熟悉。

“不打尖也不住店。”那人摘下蓑帽,放在了桌子上,上面的水立刻留在了桌面上,然后继续沿着桌角滴了下来。

可见雨是真的很大。

他抬起头,看着店小二:“我来找人。”

“请问您要来找谁?俺可不敢保证您一定能够找到。”店小二也算是见多识广,闻言并未生气,而是看着对方开口问道。

“姓方。”对方只说了一个姓。

而还没有等店小二反应过来,楼上已经传来了声音:“这么大的雨,也能来的如此之快吗?”

方别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站在大堂中满身是水的男子:“广将军为何如此心急?”

来人自然便是广济奇。

广济奇笑了笑:“军国大事,如何能够不急?”

……

……

哪怕说路上遇到了大雨,广济奇还是按时甚至说提前来到了燕京,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事情了。

虽然说广济奇没有面圣的资格,但是去了兵部报道之后,很快就被直接抓了壮丁,火线任命为了平东将军,顺势就被派往了高丽作战。

毕竟此时朝廷之中虽然还算得上是兵多将广,但是有过实战经验和指挥经验,尤其是对东瀛作战的将军,整个大周还真的是只有一个广济奇。

更何况之前的顾虑是广济奇尚在东南征调不便,如果等待的话很可能会延误战机,万万没有想到还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刚刚开始商议对东瀛的主将人选的时候,就收到了广济奇接受胡北宗的命令,回京述职的消息。

这种堪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已经让很多人乐开了花。

尤其是此次出征高丽击退东瀛的行动还得到了陛下的倾力支持,这位素来都已经不怎么上朝的懒人皇帝,破天荒地接连召见了多位内阁重臣来密议叙事,直到接二连三的高丽侍者陆续来到燕京告急,所有人才不得不相信了这样一个事实。

那就是东瀛真的大举来犯,并且几乎有着鲸吞整个高丽,进而威胁大周的打算。

战瞬间成了朝野上下一时间所有人的共识,所以方别与广济奇并没有再等待很久,只过了半个月,广济奇便率领着先期征调到齐的一万五千人马踏上了前往高丽支援的道路。

这一路上车马颠簸,大军的移动速度又要比单人行动慢得多,而此时的高丽国王已经彻底被赶到了大周这边的国境之内,于是乎这次广济奇的大军除了要入高丽作战之外,还有一个相当滑稽的任务——那就是他们的辎重中除了必要的粮草军饷之外,还有整整两万两白银。

这两万两白银并不是军饷,而是天禄帝给高丽国王李松的赏赐。

只因为李松国土尽丧,如今拖家带口包括禁卫军在内的一大帮子人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来到大周境内,再也没有国家群臣税赋的供给,真的就是再不接济一下简直就揭不开锅了。

不过相对于大多数将士的自信满满,广济奇却显得忧心忡忡,他几乎和方别彻夜商谈了几天,就是为了制定对于东瀛的作战计划。

虽然说广济奇此番出战作为个人的动机当然是想要在此战中大显身手,一战生平所学,甚至有机会此战封侯,但是另一方面,广济奇作为此次出征的主将,更是希望能够打一个酣畅淋漓的大仗,好好涨一涨自己的士气,灭灭对方的威风。

毕竟在此时高丽溃军的口中,那些远征高丽的东瀛武士,一个个都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的恶鬼,远远非人力所能抗衡,他们之所以打的这样糟糕,真的是因为敌军过于强大,而并非他们的无能。

“所以说你并没有办法拿到东瀛军队的布防图?”营帐之中灯火通明,但是却只有方别和广济奇两个人在里面。

有方别在,广济奇自然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同时,两个人之间的交谈而不适合让任何人听到。

“你不要真的把我当细作好吧。”方别无可奈何地看着广济奇:“虽然说在此之前我对于东瀛的行军路线图还是挺了解的,但是毕竟这是一场运动战,而不是说单纯的阵地战,我都来燕京小一个月了,东瀛军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根本就不清楚,所以布防图什么的,我是真的拿不出来。”

“那么你凭什么这么有信心相信我能够歼灭这东瀛二十万大军?”广济奇看着方别:“要知道我们可只有区区的一万五千人。”

“关外还有边军可以汇合,多上一万人不在话下。”方别对于大周军队的布置并不比广济奇差很多,他成竹在胸的说道:“后续还会有三万人的补充,所以说这次远征军的总数能够打倒五万五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