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从老M国家博物馆出来的人都被审查了,作为仅有的中国人,许愿更是被单独审查。虽然并没有被查出什么问题,但许愿仍然被拘留了二十四个小时。

在拘留室里有人找麻烦,被一个华裔给挡了。

许愿对这个华裔道:“谢了,我叫许愿,许愿的许愿,中国人,你叫什么?”

这个人道:“叫我阿健就行,同胞有难,怎么能不帮忙呢?”

许愿对阿健很感兴趣,这人长得很有特点,接着问道:“你在老M做什么呢?”

阿健道:“开了家饭馆,勉强混口饭吃。你来老M做什么?”

许愿道:“旅游,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

说到这个,阿健火很大,怒道:“妈的,说我卫生不好,就是因为我没掏黑钱。”

又闲聊了几句,许愿开始闭目养神,抓他进来的那几个警察,他记住了,一个都不能少!

二十四小时后,许愿出去了,阿健还得住着。出来后,许愿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把阿健带了出来。

给阿健钱,阿健不要,许愿就道:“就当我投资你的饭馆了,别让我赔了。”

塞给阿健一箱子美金后,许愿转身走了。阿健只是一个插曲,现在先去拿宝藏,处理了宝藏再去收拾那几个警察。

拿到独立宣言后,下一步就是要让它背面用隐形药水记录的线索显现出来。

本来许愿是不在乎原本是不是会被损坏的,但是,经历了被拘留事件后,这原本必须得保护好!许愿要用它搞点事情。

找来柠檬汁和吹风机,先用柠檬汁把独立宣言的背面擦拭了一遍,再用吹风机的热风吹了一下,背面显示出一行x-x-x形式的数字,这是个密码,对应着一本书或者报道之类的页数、行数和该行的第几个字母。

在这里,与密码对应的是信件,是“沉默多古德的信”。这是富兰克林当年用“沉默多古德”的名义写给一家报社的系列信件。

现在,信件就在本杰明·盖茨手里。按照密码,在信件上找到所有的字母。这些字母组成了一句话——看见珍藏的过去,要适时的追随阴影,越过帕斯和斯托。

帕斯和斯托指的是自由钟。就是老M一个很出名的钟。

许愿对这个有印象,老M的百元钞票上印着自由钟的画像,上边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二十二分。

也就是在下午两点二十二分,放置自由钟的塔型建筑的塔尖,在阳光下的阴影所在的位置存放着下一条线索。

赶到自由钟这里,下午两点二十二分,塔型建筑的阴影出现在一堵单独的砖墙上。塔尖正对着一个刻有标记的红砖。

把这块红砖挖出来,许愿在里边拿到了一副眼镜。这幅眼镜有三层可上下移动的不同颜色的镜片。

戴上这幅眼镜再来看独立宣言原本的背面,上边的秘密就完全显示出来了。

三层镜片重合到一起会看到一副图案,代表着共济会的图案,图案上方是一句话——就在墙Heere这里。

移动镜片,用不同的镜片组合再看,又出现一个地址——帕金顿巷下边。

华尔街以前刚好是一道墙,是荷兰移民建来抵御英国人的,正门座落的那条街就叫“Heere”,后来英国人把街道的名字改成“百老汇”。

现在,华尔街和百老汇的交叉点是一个教堂——三一教堂。

所以,到此为止,宝藏的地址确定了,本杰明·盖茨的父亲就没用了。现在,本杰明·盖茨的父亲被绑架超过四十八小时了,家人应该快要报警了。

杀的话不好下手,人家很配合,既没见过许愿的真面目,也不知道多少消息,就知道自由钟那里有新的线索,仅此而已。

所以许愿给他留了十来天的生存物资,告诉他随他自己想方法,如果这十来天没被救的话,那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然后,许愿来到三一教堂,很冷清一教堂。在这个教堂下边,许愿发现一块墓碑,主人叫帕金顿·雷恩。“帕金顿巷下”指的就是这里。

用刀具把墓碑小心的切割下来,把里边的棺材暂时收到空间中,一个隐藏的通道就出现了。

钻进去,把切割下来的墓碑重新放好,走到通道尽头,许愿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地洞。

洞口的直径有二十多米,深不见底,地洞的四周都是木制的脚手架,最中间还有一个升降梯。这个洞完全是人工弄出来的。

升降梯许愿并不会去坐,不安全,他还是选择索降。

索降了三十米左右,地洞侧壁上出现一个新的通道。进去之后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有一点壁画,一盏油灯。

许愿在房间里四处摸索一阵,找到了机关,一面墙壁打开了,进去之后又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是这个房间更大点。

继续在这个房间里检查,许愿找到了机关的所在。一个圆盘上有一个烟斗型的凹槽,这里需要花费一点手脚了。

原剧中,男主角得到过一个烟斗,这个烟斗就是打开机关的钥匙。许愿没有烟斗,但他有发丘指啊。

虽然许愿的发丘指并不能让他打开机关,但却能让知道通道到底在哪面墙上。

确定了通道的位置,许愿直接用切割机把墙给切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了后边的通道。

两百多年前的建筑,绝对不会有传感器这种东西存在的,不会出现切割墙壁导致藏宝室自毁的情况。

而且也和国内的古墓不一样,这就是一个单纯被人藏起来的宝藏,最重要的是隐藏好宝藏的位置。里边没有任何杀伤性的机关,毕竟目的不一样。

过了这个通道,真正的藏宝室出现了,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高十几米的地下空间里填满了黄金、珠宝以及各种古董。

其中有一些高或长超过三米的大型雕像,许愿会选择把它们用切割机切成两截给带走,反正不是我国的东西,不心疼。

这里边,来自于中国的古董并不多,有也是通过丝绸之路贩卖到西方的一些瓷器之类的小物件。

毕竟,任何国家都不能和咱们国家讲历史,清朝以前,咱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那这批宝藏里边自然不会有多少来自我国的文物了。

这宝藏真的很庞大,比许愿在阿卡特那里拿到的宝藏价值还大。

然后许愿成了搬运工,通过空间把宝藏运到墨西哥,而且是通过偷渡的手段往返于美墨之间。许愿觉得从墨西哥运送到中国要比从老M运送到中国简单很多。

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这批宝藏运完,然后摇人。

等邻居A把这批宝藏运走之后,许愿先处理了那几个警察,没杀人,只是拿了一大笔钱委托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和那几个警察打官司。一直打,那几个警察被辞退之后继续打官司。人许愿是没杀,道歉也没接受,至于那些人承受不住压力自杀或妻离子散就不关许愿的事儿了。

回了京城,那批宝藏没放到四悔斋,盛不下,全部是由邻居A办的。许愿和邻居A说了,你就凭着自己的良心办事吧。

邻居A考虑到许愿时不时的弄个宝藏回来,显然不能做一锤子买卖,真的把丢掉很长时间的良心捡了回来办的这件事儿。

许愿呢?现在和五脉青门沈家沈云琛在吃饭。

这沈云琛不简单啊,这一代的“老朝奉”。

“老朝奉”,古董局中局里边的组织,专门制作赝品,人家制作的赝品能当真卖,手艺相当了得,这一代老朝奉的老大就是沈云琛。

目的只有一个,复制独立宣言原本。要复制个百八十份的,许愿自有用处。

本来许愿没想着怎么着,拿那个宝藏的目的很简单,一个是为了系统的奖励,这次体质又增加了0.3,总的达到了0.75,快追上小哥了。第二个就是为了宝藏本身了,没人嫌自己的钱多不是?

但是在老M的遭遇让许愿相当上火,这事儿还没完!

不仅是独立宣言,还有宝藏的事儿也没完!许愿让沈云琛复制独立宣言的时候,连背面的信息都让她一起复制了。

计划开始进行的时候,绝对会让老M鸡犬不宁的,价值上千亿美金的宝藏,足够让很多人出卖灵魂了!许愿很期待!

至于怎么说服沈云琛替他制作赝品?很简单,俩人又没什么冲突,都是五脉的,她造不造假许愿又不在乎,她为什么不帮忙呢?

许愿现在已经不收古董了,就他自己搞的宝藏就够够的了!“老朝奉”爱怎么造假就怎么造假。与许愿无关。

现在许愿就在四悔斋一边和小哥对练,一边等着沈云琛完工。只要沈云琛一完工,许愿立刻动身去老M,他要搞事情!

好长时间不见两只小滚滚,可想死许愿了。话说晚上睡觉抱着两只滚滚太舒服了,可惜总有人来抢。

所以小哥相当不想许愿回来,如果许愿不在,晚上就是他抱着两只滚滚睡觉,有了许愿,他就只能抱一只了。

半个月后,沈云琛完工了,许愿和小哥一起出发来老M了,这次必须有小哥,没小哥,计划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