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人叫着以为是警察,其实是庙街商业管理公司聘请的保安罢了,他们也穿着黑色的安保制服,在夜里看起来确实像警察。

几个在庙街巡逻的保安闻讯而来,众人见状赶紧让开通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做什么?这要出个拥挤踩踏事故可怎么办?你们还要不要命了?”

李建民以为见到庙街安保人员这两个出现的人贩会慌张无措,但是明显他们经验有道。

他们先喊道:“我们没干什么,就是看到这个老头在欺负这个小孩,我们抱打不平而已。”

“怎么回事?”

那两人贩争先恐后,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他们自认为看到的景象说道出来。

保安听一听觉得这不是没事找事嘛,随即问道:“这位大爷,你为什么要抓着这位小孩,她是偷你东西了?”

李建民镇定自若道:“没有,我就是问她家在哪里我送她回去,结果就要跑,我就抓住怕她跑了。”

“这,大爷你这就没道理了,人家小姑娘卖你东西,如果有问题就说嘛,人家小女孩卖完东西回去你这还管啊。”

保安说完就开始想要驱散人群。

但是李建民依旧没有放手,接着说道:“这小姑娘是没偷东西,但是有人偷东西了?”

众人见状,觉得好戏不断,那还会理会几个小保安,全都聚而不散。

有人更甚之大喊道:“老头老头,谁偷东西啊?要不要我们帮忙报警?”

保安们一听连忙制止,“去去去,没事不要瞎报警……你们这些人瞎起哄什么,一个个都是来玩的,围在这多危险啊,大家还是听我的,散了啊……”

见围观众人不为所动,保安们一阵恼火,这么多人围观,已经把主干道堵塞了,这要再出点事,这半年的奖金就不要想了。

领头的保安质问道:“大爷,你说有人偷东西?是哪个?说出来我们帮忙抓人,但是你在这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们请你去保安室喝茶了。”

李建民右手还是紧紧地攥住小姑娘朵朵的胳膊,伸出左手指向之前两个‘抱打不平’的大汉。

“喏,这两个人偷东西。”

那两个人贩大汉顿时大惊,吓得辩驳道:“老家伙,你别瞎说,我们偷什么东西了,反倒是你在这欺负小孩,现在诬陷我们偷东西,你今天不说清别怪我们不客气……”

李建民冷笑道:“两个败类,你们偷什么,你们偷人,你们这群人贩子。”

两人刷的一下脸色发白,双眼躲闪,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经验老道地已经在找逃跑路线。

围观众人顿时炸了窝,更加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有人大声问道:“大爷,这玩笑可不能乱开,你说他们是人贩子,有什么证据没有?”

两人贩也反应过来,是啊,这老家伙就是胡咧咧,又没什么证据,他们怕什么。

顿时两人怒气冲天、暴跳如雷,“你这个老东西,三番五次的欺负人不说,还在这里胡说八道,看我不好好教训下你……”

说完,两个人贩撸起衣袖,一副来势汹汹,捏着粗大的拳头,仿佛要一拳将李建民干倒。

小女孩朵朵本来一直想挣脱李建民的手掌,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现在见到两人贩撸袖子要大人模样,朵朵反倒吓得小脸发白,奚缦鸿见状趁机蹲下将其揽入怀抱中,用手掌抚摸着小脑袋。

李建民脸色不惧,不退反进,主动站到奚缦鸿两人身前。

众人佩服着这位老大爷的勇气,但还是没人站出来说什么,毕竟大家都感觉是老大爷先挑事的。

几个保安也是蒙圈,事情怎么往这块发展,他们囔道:“你们两个干什么?有事好好商量,动手做什么,这大爷一躺下你们赔得起吗?”

赔?赔个屁!

两人贩心中正打算强行将小女孩带走,他们两个已经感觉事情不太妙,打算借发火之余抢回小孩直接跑路,随手给这多事的老头几拳……

“我们两个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们几个给我走开,别多事,不然连你们一起揍。”两人贩大声恐吓保安。

保安几个见两人人高马大,再看看自己几个全是细胳膊细腿,瞬间还真没有声音。

两人贩顿时得意洋洋,一群欺软怕硬自身难保的保安。

一直在人群的王队长失望地摇了摇头,这武力戏份还是得自己人出马,可千万别伤到了李老先生。

王队长挥了挥手,瞬间有两个人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只见突然冒出来的两人,一人负责一个,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个人高马大的人贩放倒。

众人更加目瞪口呆了,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两个大汉,瞬间就被忽然冒出来的两个男子按到在地上。

两个人贩被双手反扣地按在地上,熟悉的姿势让他们很是恐慌,大喊道:“曹尼玛,你们是谁,快放开我们,你们凭什么打人……”

两人骂嚷着,但是两人想反抗起身,只可惜被按着纹丝不动。

按人的男子不但把人按着乖乖就范,而且还轻松地向大家解释起来。

“大家不要惊慌啊,我们两个是退伍军人,正巧碰到这两个家伙欺负老人……”

众人一听,顿时舒了口气,退伍军人啊,那没事了。

军人在国人眼中那还是安全的金字招牌。

有围观人喊道:“兵哥,你们搞错了吧,刚才是老头嘴欠没证据乱说,所以这两人想动手。”

兵哥也不多解释,直接从身下的人贩腰中一摸,摸出一样东西,随手丢了出去。

只听见“叮”的一声。

众人仔细一看,一把锋利的匕首,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靠,这两人我之前就感觉不是好人,果然是流氓小混混……”

“这随身带着凶器,说不定还是抢劫犯杀人犯……”

“报警,快报警吧……”

人群说到报警,然后都手忙脚乱的热心肠打起来电话。

李建民脸色早就黑了下来,之前还不明白为什么刚才王队长要保护他的安全。

这要是没人护着,今天肯定要受顿皮外之苦,他自己吃亏就算了,但是奚缦鸿还在一旁,这要是伤到了,他将会愧疚一辈子。

李建民也摸出手机,直接几个电话拨了出去。

这么大动静,这些时间下来,庙街步行街的经理也终于赶到。

他向几个保安询问到事情经过,听完感觉问题不大,事情就是一老头和两个社会人起了冲突,中间调解下就好了。

经理就想先找李建民调解,看能不能私下解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不要闹到警察局。

然后经理刚到李建民旁边,就听到他在打电话。

“喂,郝市长,我是李建民……你真是我们江城的好市长啊……”

“小胡,你们江城警察有本事啊,庙街这么大的人流活动没看到一个巡逻警察……”

“徐社长,我现在在庙街,我希望你帮忙派些记者过来,明天江城日报首条新闻毕竟这个……”

“孙局长,有空来下西市区的庙街吗?我想看看个东西,你们荆中省的教育局工作还是没到位啊……”

……

就这样,李建民一口气打了七八个电话出去。

一旁的庙街经理早就吓傻了,本来想过来打个招呼,鬼晓得听到这些劲爆的电话内容。

完了完了,这尼玛闯大祸了,这老头是哪路神仙啊。

经理吓得双手打颤,连忙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喂,老板,您快来啊!大事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