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些时候,钱洪又跟朱颖、刘老疙瘩好一顿聊,把京城、上海的事情都安排了一下,打算明天上午就直奔机场,在钱洪失踪之初,朱颖为了分散姥姥姥爷的注意力,陪着他们是上街买了不少的东西,纪念品这一块可是绝对够用了。

一夜过去,当太阳又一次升起时,钱洪是早早的起来洗漱了,然后先给冬舅打了个电话,让他不要再为自己担心,接着一边吃豆浆油条,一边跟姥姥姥爷商量回家的事情。

不过出乎钱洪的意料,心急如焚的姥姥姥爷早就把行李给打包好,洗漱之后连牙具、毛巾都收起来了,几人随时都可以出发,这么一来钱洪也就只剩下乖乖点头的份了,旁的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上午十点多,钱洪他们正式出门了,在朱颖和刘老疙瘩的陪伴下,一行人坐车来到了机场,谁知就在入闸之前,国栋国良两兄弟却上气不接下气的赶来了,特别是国良,那绝对是呼哧带喘、捋脸淌汗的将一张纸展现在钱洪的眼前。

“钱、钱、钱老弟,这个……这个是我能找到的全部片子了,你带回去慢慢的研究吧,回头感觉那个可以,那就把名字告诉我,然后我在这边就和他们接触。”国良双手扶着膝盖说道,刚才的飞奔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

“这么多?”钱洪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也是大为震惊,这才几天的时间呀,国良居然能在安装监控工程之余,悄悄的完成了这项庞大的工作,就眼前这几张密密麻麻全都是字的纸,充分说明他有多么的用心,并且挖掘信息的能力也很不错。

“这个圈子里来来去去的都是那些人,我稍稍一打听,一个一个的就都给问出来了,还是那句话,那个导演、编剧、制片都缺钱,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知道有人可能投资,那都是上杆子的发信息给我。”

“是吗?那让我先看看啊!”

“你……不用带回去好好的研究吗?详细的资料我都列在后面了,有几个片子把剧本都送来了,只是我怕你不方便携带,所以就没有拿来。”

“呵呵呵,不用费那个事了,我现在就能决定。”钱洪说完就在身上摸了摸,而朱颖见状就立刻递过去一支笔,这样子钱洪在接过去的时候,还朝着朱颖微微一笑。

只是站在钱洪面前的高国良,他这时却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怀疑了,投资是多么严肃的事情呀,一般都需要反复谈上多少轮,哪有这么儿戏就决定的,难道钱洪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钱打水漂?

可钱洪现在无暇顾及他的想法,他正在纸上一项一项的捋,看到有印象的名字就在后面迅速的划一个对号。

但凡是能被钱洪记住的,那绝对都是未来最最出名的、影响力最大、吸金能力最强的,向这些影视作品投资,那就肯定不会亏本,结果在短短2分钟之内,《秋风醉了》《活着》《阳光灿烂的日子》《北京人在纽约》《过把瘾》等等7-8部作品就全被钱洪给圈了出来。

“好了,就这些吧!”最后又看了一遍内容介绍,免得把好片子因为片名而漏掉,结果钱洪犹豫再三,还是把《三国演义》给圈上了,尽管央视投资、允许私人插手的希望不大,可钱洪还是不愿意放过这部电视剧,因为它实在是太过经典了。

接过纸来扫了一眼,国良瞬间可就惊了:“这么多?全都要投?要不然先挑1-2部试试深浅吧?”

“嘿嘿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上面我画勾的全部都要投,国良你就去争取最大的权益吧!记住了,出钱的才是大爷!”

“那、那每部片子投多少呀?这里面有电影有电视剧,我该怎么把握尺度呀?”

“大原则就两条,一个是咱们不能超过总投资的一半,另一个是在片尾字幕上,必须加上锦鲤投资的字样,更具体的内容,咱们就电话里沟通吧!”

“一半……,这这些可就得几百万呀?”

“不用怕,要钱就跟刘大爷商量,我会做你们忠实的后盾的。”

动手在国良的肩膀上拍了拍,接着朝木讷的国栋摆摆手,然后钱洪就拉过一脸不爽的刘老疙瘩,跟他把这事给交代了一下,未来真需要资金的话,钱洪就会从哈尔滨支援他们,这样子才打消了刘老疙瘩的后顾之忧。

“旅客同志们,由北京飞往哈尔滨的……”

“广播开始催了,我们就先进去了,欢迎大家有时间到哈尔滨来玩,有任何的问题就随时呼我。”钱洪说着,迅速就帮姥爷姥姥拎起了随身的背包,但是还没忘单独朝着安静的朱颖笑了笑。

“一路顺风!”

“落地之后给我们打电话。”

“带我跟干妈干爸问好……”

就这样,在大家的告别语中,钱洪带着姥姥姥爷跑进了检票口,接着是一系列手续,三人很快就坐到了飞机的座位上,跟着也就是睡一觉的功夫,他们就踏上了哈尔滨的土地。

回到家乡,姥姥姥爷的神情才算彻底放松下来,之前寸步不离的他们,现在也不担心钱洪会跑了,于是就在机场门口等车的时候,兴致勃勃的聊起了这次北京之行,提前开始了礼物的分配。

这回在北京住了十多天,那姥姥姥爷绝对是彻彻底底的玩好了,钱洪给他们照的照片不计其数,等洗出来就能在亲戚朋友的面前好好威风一下了,还有朱颖给预备的大批礼物,相信一定可以让所有熟人都满意、都羡慕。

“姥姥姥爷,等会儿回市区还得一个多小时,要不然今天就在我们家先休息吧,我妈肯定给咱们做好吃的了,明天我再送你们回造船厂?”钱洪一边冲着路面上招手拦车,一边跟二老建议起来。

“不拉,我还是想直接回家,到家才能好好的休息呀!”可姥爷却坚决的摇了摇头,估计是真的挺担心家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