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独孤倩很是吃惊,她疑惑的望着縻枫,但是却没有得到答案。

功夫不大,店家怀里抱了一个黑色的坛子。

坛子口用黄泥封住,来到近前,却见店家用手敲开黄泥。

黄泥敲开,下面是一层牛皮纸。

将这层纸直接揭掉,顿时浓浓的酒香散发了出来。

“哇!好香的酒啊!”

縻枫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店家:“他经常来我们店,又是我们土城的姑爷,所以每次来都是喝这个酒。”

说完话店家还像张忠然弯了一下腰。

张忠然也不含糊,直接开口说道:

“在给我们添两样小菜吧!得遇一知己实在是难得。”

店家点了点头便去准备了。

看到酒来了,二人皆是站立起身。

“敬兄弟!”

“敬大哥!”

二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的好开心。

中途那六个护卫过来打过招呼后便去歇息去了。

倒是这二人还在痛饮。

渐渐地这张忠然的酒力渐渐不支。

縻枫便招呼了一声店家,将张忠然扶回了房间。

独孤倩早就昏昏欲睡,无奈只能伏案苦撑。

待看到张忠然被喝翻了以后,她到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终于喝趴下一个!”

縻枫朝她微微的发了一下怒,然后抓住她的玉手朝着楼上走去。

来到二人定制的房间,縻枫一改醉态,对着独孤倩开口说道:

“倩儿,你在此地歇息等我,我去翠屏山走上一遭!”

听见他的话,独孤倩不免一阵担心。

在縻枫的一阵软磨硬泡之下,独孤倩最后欣然同意了。

转身出了房门,回头又对着房间门口布置了一个结界。

做完这一切,縻枫才放心的离开了。

来到楼下,他找到店家向他打听了翠屏山的位置。

出了门直接御剑快速向着翠屏山飞驰而去。

由于是夜晚,视线不是太好,在加上縻枫喝了点酒。

所以比每次走的都要快上一些。

也就是半小时的功夫,眼前出现了一面有如扇子一样的山峰。

看见这样的山峰出现,縻枫心道这可能就是玉屏山了。

远远的降下身影,依靠山体下的树木作为掩护。

一点一点的来到了翠屏山的山脚下。

这时,在这里就已经随处都能看见一些提着紫芒刀来来回回行走的大汉。

看样子这些大汉似乎是在执行巡逻任务一样。

抬头环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暗哨。

縻枫探出神念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圈。

依然是没有发现一处可疑的地方。

由此可见这翠屏山的匪徒并非是一般的嚣张!

那么能聚齐这么多匪众,可见这熊大熊二也并非是泛泛之辈。

想到这里,縻枫不由的来了紧张。

必定这九幽界强者林立,说不准从哪蹦出来一个就能分分钟教你做人。

他一路潜行,遇到行走的巡逻哨。

縻枫直接出手处理掉,可是他发现。

随着他的不断前进,这越往里走巡逻的哨兵越多。

起初在外面的时候还只是几十米远才碰见一个或者两个的。

可是到了这里几乎五米远就有一个巡逻哨兵。

縻枫大概得算了一下,这一路行进到这里。

杀了估计有一百多个巡逻哨兵了。

可是这还没有发现匪巢的位置。

足见这翠屏山不是一般的大啊!

又杀了一个巡逻哨兵之后,縻枫隐藏在一棵树上进行环视。

虽然是夜里,可是縻枫还是寻找到了匪巢的存在。

只是现在的位置距离山顶上面匪巢的存在还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

此刻縻枫在想到底是一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杀上去呢!

还是直接进行空间跳跃,直接杀进匪巢!

就在这时,刚刚自己上山来的路上。

此刻是人声嘈杂,人影晃动间隐隐约约的看见了几个衣衫不整的女人。

而且这几个女人的后面还跟着几个手拿火把的大汉。

大汉一个个面露凶光,一边推搡着这几个女子。

一边不住的朝左右四下观望着。

“哎!你说你今这外山怎么没有巡逻哨啊?”

举着火把的大汉也四下看了看,“哎!指不定上哪去寻乐子去了呢!”

“奥!也对,都他妈是一群色狼!”

手拿火把的大汉对着面前的几个女子用力的推了一把。

顿时这几个柔弱的女子踉跄倒地。

“他妈的,赶紧起来!熊哥还等着你们几个伺候呢!”

这两个大汉将地上躺着的几个弱女子连拉带扯的拽了起来。

“救命啊!”

“救命!”

这几个女子对着诺大的山林大声的喊着。

“哈哈哈!”

“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翠屏山,谁他妈敢上这来找麻烦!”

手里拿着火把的汉子四下的张望着。

“哎!你说怎么回事啊!咱们这么大动静都没有出来问一问?”

他这一说,旁边扛着紫芒刀的汉子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

“嘿!真他妈奇了怪嘞,这不可能都去寻乐子去吧!”

就在这时,一道五色剑影一闪。

“啊!”

“啊!”

两道惊恐至极的声音从这两名大汉嘴里相继而出。

两名大汉感觉脖颈一凉,伸手急忙去抓抹。

可是血水却有如泉涌一般喷薄而出。

“噗通!噗通!”

两具尸体应声倒地,再也没有了气息。

传进耳朵的只有血水流淌在地面上发出的哗哗声响。

“啊!”

这几个柔弱女子大声的尖叫着。

因为他们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就在面前。

这几个女人的尖叫吓了縻枫一跳。

他急忙的吼了一嗓子。

“都他妈别嚷嚷了,还不赶紧逃命去,呆在这作甚?”

一语惊醒梦中人,再看这几个柔弱女子急忙站起身。

一个个步履踉跄,向着山下跑去。

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没有了踪影。

縻枫转过身继续向着翠屏山的山顶走去。

刚刚的一段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縻枫杀人的速度。

一路飘红直上翠屏山。

眼看就快要到山顶匪巢的位置了。

这时自匪巢之中传来了一声怒吼。

“熊崽子,找几个女人他妈的这么慢!”

声音瓮声瓮气的,倒是和縻枫心里的熊大有些相似。

匪巢近在咫尺,可是縻枫却是更加小心起来。

这里巡逻哨兵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一米的距离。

看到这样的严密防守,縻枫也对这熊大熊二起了兴趣。

这得是多么谨慎的人才能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啊!

眼下一个一个的杀是不可能的了。

縻枫依靠在树干上,一手托着下巴颏,一边思索着对策。

忽然。

还真让他想就了一个对策。

只见他嘿嘿的傻笑了一声后。

从他的丹田里,钻出来一尊金灿灿的縻枫。

看见元魄神魂体出来,縻枫便和它心意相通了。

伸手指了指匪巢附近巡逻的哨兵。

元魄神魂体如一道金色的烟雾一般就飘向了正在巡逻的哨兵。

縻枫就藏在匪巢附近的一棵大树下。

元魄神魂体的出现却是引起了巡逻哨兵的注意。

“哎,是会走的地宝!”

“那是我的!”

“谁抢到才是谁的!”

这些匪徒平时就喜爱钱财,故而见到金色的元魄神魂体顿时就来了精神。

一个个纷纷争抢着追逐着金色的元魄神魂体。

在他们的眼里,元魄神魂体就是金色的地宝。

可是任他们怎么去抓怎么去抢就是赶不上元魄神魂体的脚步。

每一次追赶都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

每一次伸手争抢都存在着毫厘之差。

这可吸引了这帮匪徒的**心。

他们争先恐后的去争啊!抢啊!

可是结果却是谁也没有摸到这地宝的真身。

看着元魄神魂体将这一群巡逻哨兵轻松的就给引了过来。

縻枫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有这等手段,不然还真要费上一番手脚。

随着元魄神魂体的接近,后面跟着争抢的巡逻哨兵也越来越近。

縻枫躲在大树的后面,待元魄神魂体来到跟前。

他立马就将元魄神魂体收进了丹田。

可是后面的这帮匪徒不干了,一个个争抢着去抠大树下面的泥土。

“我找到地宝的藏身地了!”

“他妈的,是我先看见的!”

“我早就看见它钻进泥土里面了!”

这些贪财的匪徒们却浑然不知死亡正在慢慢的向他们降临。

縻枫悄无声息的来到这群哨兵的身后。

这四五十号哨兵,縻枫想一击必杀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想不惊动匪巢里的熊大熊二,只有悄无声息的行动。

所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四五十号人杀死。

斩仙剑在深夜里带起了一道华丽的五色光线。

然而这华丽的五色光线却是一件杀人利器。

“嗖!”

斩仙剑飞舞着,不断的收割者争抢地宝的巡逻哨兵。

前面的人还在地上用力的抠着泥土。

后面的却已经倒地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是前面的人却还没有知道。

就这样,斩仙剑一路华丽闪现,收割了五十多条匪徒的性命。

收回斩仙剑,没有一丝迟疑。

縻枫直接向着匪巢走去。

“杀人者需偿命,今日索命来了!”

声音就像一道利剑深深的扎进了耸立在面前的匪巢之中。

“什么人?”

“来人啊!”

匪巢之内传来了两道浑厚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