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管他说的话!把他拉走!”

突然从后面的屋顶跳下来,抵住了「那个怪物」脖子的邱陵听见江浩那么说,立即吼道

在橘子听见他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她就理解了这句话的用意

——对,警察当然是有枪的,在这种明显可以称为袭警的状况下,拿出来也不奇怪

他拿着枪指着邱陵当然也很正常

尽管邱陵面前站着「王蛇」,但是只要他一动手,江浩自然扣动扳机就能打到他,毕竟「人质」都死了,误伤到了又能怎样?诈尸过来揍他一拳吗?

但是既然枪都掏出来了,橘子也不敢再动了,以这个人的不靠谱程度,怕是会在打斗中不小心开枪

“……放下枪,我给你解释”

“那你们也放开王蛇,我再听你们讲”

“……若是不放呢?”

这个位置没什么反光物体,机不可失,邱陵出现的时机真是太好了,如果说要杀死「那个怪物」的时机,除了现在还有什么呢?

“那就没办法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总之我不听!”

真是服了这人啊,橘子在心中感叹,但说真的,这招太有用了,确实,再这样下去,两边都没办法动,只能看着时间慢慢流逝

莫非这人其实是个天才?不,鬼才吧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啊啊啊!我不听”

“……”

打扰了,一般来说这么吵的是狗吧,狗才这么吵,所以说,这人明明就是个狗才

别念了啊,大家都知道你的意思了,橘子很想指挥邱陵赶紧放人,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有指挥他的权力,他也许也有他自己的考量……

然后邱陵松手了,连刀子都放回去了

看来是被吵到了,这招真的有用啊!在干扰对手的方面啊,那个叫江浩的警察,你真是个狗才!

……很有效,但我是不会学的,橘子确信着这一点

当然另一边的江浩也遵守诺言放下手枪了,想必邱陵是看到这人那么傻,所以才安心相信他说的话吧

但是,但是在场还有一个人拿着枪啊

——王蛇,更准确的说,「那个怪物」

被放开后,它沉默着拿出了一把枪,转身就直指橘子

乍眼一看那把枪和江浩的枪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嗯,应该就是一个型号的

外形确实一样,但……嗯,总之应该有特别之处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有这种感觉

“王蛇?你干什么?那人看着可疑但是并没有什么证据她真的……呃,怎么说,总之你瞄着另一个人也行,她多半是……呃、我是说,现在还没犯罪?”

“什么啊,这两位都已经是袭警了吧”

这个位置离邱陵还有一点距离。

赶不过来吧,橘子眼睁睁看着「那个怪物」扣下了扳机

当然不能站着等死,橘子在意识到的瞬间就朝着右方跑

虽然有这么在努力,但最终救到她的是江浩奋力扑过来把她又推开了一点距离,以及邱陵全力赶来推了王蛇一把,虽然只是让弹道微微偏转了一点

子弹最终没有射中橘子,而是打中了身后的建筑物,其后放出了白光,直接把后面炸了一个洞

“喂……喂!王蛇!那是……那个吧?”

像是认出了这个枪是什么的样子,江浩这么说,但是比起江浩支离破碎的发言,橘子认为自己有必要先开口

“……你要的解释,那个人,是叫王蛇的那个人,被怪物附身了,而且是、很久以前,只是一直读取着本人的记忆在演而已

你看那个枪,明显、不太对劲对吧?”

搜寻了一圈内心中最有说服力而简短的解释,橘子告知江浩了这个信息

“是哦,在我碰到怪物这堆离谱事之前,这个世界确实很牛顿来着,这种子弹发光的东西一点也不科学,不像人干的事”

……牛、很牛顿……?不好意思,那是什么形容词,首先你的形容词就很离谱

解释有说服力就好,橘子这么想着排除了其他奇奇怪怪的想法

“怎么不像人了?这把枪是那个怪物的,你也知道吧,只是用而已,人人都可以吧”

“……王蛇……你……”

江浩静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开口却也是零碎的几个词,构不成一个句子

而「那个怪物」,它大可以直接开枪一枪一个人头,却要在这里狡辩,是有什么顾虑吗?

“怎么?为什么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还是说那边两个可疑分子更有你相信的价值?”

尽管匕首比起什么水果刀、鸡毛掸子、扫把,真的是极其靠谱的武器,但果然面对有枪的对手也只能傻站着听天由命

……那个叫江浩的警察,虽说不靠谱,但最后的抉择权在他手上吗?

抉择、两方到底谁会活下来,甚至更多的人……

局势之紧张,让橘子都没有注意到前方燃烧的火焰,现在渐渐逼近,她才意识到又一个时限,江浩恐怕连犹豫的时间都没了

“……王蛇,我果然还是要相信我的正义”

“你的正义?啊,不能迟到那个?但我记得你上班经常迟到吧”

“那、那种小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放过正义!”

“其实就是宁可错杀也不准放过而已吧,那来啊”

王蛇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露出一个略微嘲讽的表情看着江浩

然后江浩,非常不出橘子意料的,手抖了,打偏了

真是个没认识多久就可以对他了如指掌的奇人啊,橘子再一次为江浩而感叹

——射偏了,但是打中了口袋,「那个怪物」也被暂时击倒在地

而里面装着子弹打不坏的东西

三张卡片于天空中飘舞,在风的指引下又缓缓飘落

这个原本不长的动作,在现场的人中无限慢放,纷纷赶上去在「那个怪物」之前拿到

“王蛇你竟然拿我卡!明明是你给的!送出去的东西不要后悔啊”

……其中还夹杂着这样的声音……嘛,好像有人无辜躺枪了,起码在这件事上,不过卡片都长得一样,也没办法嘛!

有一张卡片飘到了火海上方,即使话是说卡片都长得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橘子坚信那个卡片是meridian寄宿的

一口气主动冲到火海中,橘子接下了那张卡片,并诚恳地祈求里面是meridian

尽管她也不知道她在向什么祈求,她又不信神,神是什么,说实话她都不是很了解

“……meridian……按上次说的……破坏那个建筑物”

拿到卡的一瞬间,她就这么说,至于卡片里要是不是meridian……呃,这个她就不知道了,这种情况也指定不了计划B啊

“橘子?你到那里去……”

传来了邱陵带着疑惑……或者是关心的声音?但橘子还剩一件事嘱托

“……把……卡片都带给……韩陌溪……你知道那个人的吧,拜托了”

“啊啊,听璨说过,用能力预测到的那个人对吧?喂?回话!”

火焰吞没着她的意识,随后她只看得见一片漆黑

在稍远的地方,她没有听到一个声音冷漠地报了解这两个字

而在更远的地方,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位男子很不情愿地起床了,原因当然是闹钟响了

而当他仔细一看闹钟,他惊异地发现,这闹钟定的是十二点的铃

“这是中午我给我设的煮饭铃啊!怎么没关啊!这就是独居男子的痛吗,烦!”

他闷闷地拍了一下闹钟,又闷闷地走回去睡觉

这是他四百九十八次来第一次发现这竟然是十二点的闹钟

三月十五日,来了

不过,某个地方的某个人,因此而失去了未来而已,不过取回了那么多人的未来,不觉得很赚吗?

也许很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