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枫,你冷静一下!”陷入癫狂中的南枫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此刻他的脑海里面一片混沌,“这些都只是幻境,不要深陷其中!”

“这个声音…好熟悉。”迷失中南枫愣住了,就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是啊…我刚刚明明还在校长的办公室,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只是…假的!”

南枫愣了愣,随即黑暗空间开始像摔向地面的镜子一般分崩离析起来,无数的白色光芒从黑色的裂缝之中渗透了进来,瞬间照亮了周遭的空间。

南枫这才回过神来,眼神痴痴的盯着自己的双手,已然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忽地,南枫感受到一只有力的手拍在自己的肩上,他缓缓抬起头来,眼前浮现校长那张满是担忧的脸。

刚从灵视状态下苏醒过来,南枫的意识一时间还没有完全的复苏。

“我刚刚是…怎么了?”南枫说着,语气之中满是匹配,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后背一阵发凉。

“恭喜你。”昂热脸上满是笑意,“你通过了灵视,我可以很肯定你的血脉就是s级,下周的3e考试你就并不用参加了,我会跟古德里安说一声的,你可以免试通过!”

“这…这就过了?”南枫愣住了,“是不是有点敷衍啊…”

“你是在质疑校长的权威?”昂热脸色一沉,似乎急着处理什么事情,不想在和南枫继续说下去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卡塞尔学院的正式学员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成为学院未来的中流砥柱。”

昂热说完,再次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南枫知道,这次的对话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再次礼貌性的鞠了一躬之后,就缓步朝着门口走去。

“哦,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说了。”看着南枫即将离去的背影,昂热突然郑重的说道,“今天你在灵视状态下看到的任何场景不要告诉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你的导师古德里安也不行。”

听到身后昂热的话语,南枫再次止住了步伐。他一时间不知道昂热的用意是什么,但是也只能顺从的点了点头。

南枫离开之后,昂热一个人坐在靠椅上沉默了良久,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随即,他拨通了古德里安教授的电话。

“我亲爱的昂热校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古德里安的语气很是热情,毕竟他今年要评卡塞尔学院的终身教授,校长的意见很关键。

“给你安排一个好的学员,如果你能够培养好的话,今年的终身教授头衔就稳了。”昂热直接了当的说着。

从电话那头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来看,昂热的策略确实有效。

“额…,您七年前安排芬格尔给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古德里安有些失落的说着,“那家伙到现在都没有毕业,我也在副教授的位置上面一待就是这么多年。”

“……”昂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了,沉默良久才说道,“你知道的,我一直很看好你,当年的芬格尔的确是那一届最强的天才了,当然,如果没有那次的格陵兰岛事件的话。这不能怪我,我可以给你打包票,只要你能让我这次安排的学员毕业的话,终身教授是随随便便拿的。”

“哦?”古德里安突然感兴趣起来,“那个学员,今年貌似没啥优秀的学员入学吧,莫非是那个…最近风头很盛的南枫…”

“没错,就是他!”昂热笑着说道。

“我怎么感觉您是在给我下套…”古德里安德德语气更加沮丧了起来。

南枫一开始进入学院的时候,古德里安确实想要将其“招揽麾下”,但是他从各个渠道得到的消息,他可以肯定,南枫就是一个废柴!

废柴中的战斗机的那种。

“放心,这次绝对靠谱,因为…他是s级。”昂热的这句话分量很足,他料想古德里安没有拒绝的理由。

“s级?”古德里安的语气瞬间变得激动起来,“校长…您确定我们不是远房亲戚吗?我突然发现您亲切了不少。”

“哈哈,要说亲戚的话,还真有点。我和你的祖父曾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所以我很看好你啊,每次看到你的脸庞总能让我想起年轻时候的峥嵘岁月。”

昂热说着,语气中有些许的沧桑,“我今天特地找你,就是想要你帮我多留意一下他。他的血统太强了,强的有点儿不稳定,所有他必须随时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完全的受我们所掌控。”

“那必须的!”古德里安没有思索昂热口中的“一点儿”是多少,满心欣喜的答应着,“感谢我亲爱的昂热校长,感谢我的曾祖父,我保证完成任务!”

古德里安的此刻的心情不知道是多么的雀跃,满脑子都是如何成为终身教授,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他似乎忘了,当年昂热校长把芬格尔安排给他的时候,他也是这般的激动。

然后…一套就是七年,比最绿的股市还要不靠谱。

不出意外的话,加上南枫,古德里安的教授梦估计是要破灭了。

昂热不知道此刻古德里安内心得复杂情绪,挂完电话之后,他的思绪依旧沉浸在之前得场景之中。

刚刚南枫产生灵视的时候,眼睛之中迸发出来的金色光芒是昂热都无法直视的,那是一种源自血脉深处的压制,灵魂深处的恐惧。

要知道,昂热的血统可是s,是最顶尖的混血种,他可是能是目前来说最接近君主的人类。

而能够对他产生如此压制的存在,可想而知,只有那几位传说中的存在。

特别是南枫最后时刻手上隐隐浮现的黑色鳞片,虽然只出现了一刹那,而是还有些虚幻,但是昂热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同时,他也能够明显感受到,南枫体内的力量和灵魂似乎还远没有完全觉醒。

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在他的脑海里面浮现。

一个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无比疯狂的想法,这是只有疯子才能想到的。但是昂热在对付龙族这件事情上,觉得算得上是最颠狂的。

唯有恶魔才能够真正杀死恶魔!

昂热能够明显的感觉的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走向衰弱。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老了,远没有了年轻时的战斗力。

而现在新生代继任的混血种们,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扛起封印龙王重任的人。昂热的心底其实有些害怕,害怕老一辈的屠龙者老去之后,新人们只能在龙王的威势之下瑟瑟发抖。

最重要的是,一个多世纪的屠龙经历,无数亲密战友的先后牺牲,让他逐渐的厌倦了这场和龙类无休止的战斗。

他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这所有的一切完全的结束!

他多想拎着龙王们的头颅,将他们的鲜血肆意的抛洒在战友们的坟墓前,或许那个时候他才能安心的退休,将时代的浪潮还给接下来的继任者们。

一个世纪的坚持,唯有复仇的怒火与挚友离别时的苦楚为伴,他累了,乏了,他要结束这一切!

x

ky大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